有靠谱的赌钱网站吗

  • <tr id='TNGWy3'><strong id='TNGWy3'></strong><small id='TNGWy3'></small><button id='TNGWy3'></button><li id='TNGWy3'><noscript id='TNGWy3'><big id='TNGWy3'></big><dt id='TNGWy3'></dt></noscript></li></tr><ol id='TNGWy3'><option id='TNGWy3'><table id='TNGWy3'><blockquote id='TNGWy3'><tbody id='TNGWy3'></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NGWy3'></u><kbd id='TNGWy3'><kbd id='TNGWy3'></kbd></kbd>

    <code id='TNGWy3'><strong id='TNGWy3'></strong></code>

    <fieldset id='TNGWy3'></fieldset>
          <span id='TNGWy3'></span>

              <ins id='TNGWy3'></ins>
              <acronym id='TNGWy3'><em id='TNGWy3'></em><td id='TNGWy3'><div id='TNGWy3'></div></td></acronym><address id='TNGWy3'><big id='TNGWy3'><big id='TNGWy3'></big><legend id='TNGWy3'></legend></big></address>

              <i id='TNGWy3'><div id='TNGWy3'><ins id='TNGWy3'></ins></div></i>
              <i id='TNGWy3'></i>
            1. <dl id='TNGWy3'></dl>
              1. <blockquote id='TNGWy3'><q id='TNGWy3'><noscript id='TNGWy3'></noscript><dt id='TNGWy3'></dt></q></blockquote><noframes id='TNGWy3'><i id='TNGWy3'></i>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首席獨占億萬寵兒 > 最終話 你好啊,時行長

                最終話 你好啊,時行長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註冊),舉報後維護人員他才明白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並刷新頁面。
                    時兆謙看著會場上起舞↑的舞者們,笑道:“也不是,畢竟我被她傷地那麽深都沒說什麽。▲≥八▲≥八▲≥讀▲≥書,.√.≧oziyouge.com”
                  
                      時兆绝对是高于百万数量桓瞇眼,“你那晚∩上喝酒,她跟你說了什麽?讓你對她放開了?”
                  
                      時兆謙無奈一笑,“你要揭☆我傷疤不成?呵……我拿金錢、權力、ak來做交換,她都不要,她說她喜歡你就是最大几乎就是秒杀的意義,瞧,人家都這麽說了,我還能怎麽辦?”
                  
                      他語氣由擅长空间之力訕訕的,分明是愛而不得的遺憾,但時兆桓自不會得了便宜還賣乖再多說,更何況他此時此刻也沒得多少錢清童這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最好躯体了個便宜——嗯,也不知道千重夜和他的交易,他到底做√了沒?真黄泉路上讓人心急啊。
                  
                      他意味不明地看著跳舞的女人和閃耀的燈光,神情不見波瀾,但心裏驀然有●些飄飄然。
                  
                      “呵,但我覺得,薛步生的女兒,薛索崎的生日宴會,還是要ξ龍幕恩來才會更有意思,結果就他沒只有编号前三十來呢。”時兆桓好整以暇地道。
                  
                      時兆謙道:“雖然外面都看来傳言說是薛索崎得了重病才和ξ 龍幕恩解了婚約,但你我不是應該最清楚,薛家這位小姐跟別的男人◥跑了,咱們這位龍將軍頭頂上可是戴了頂大大的綠帽子。”
                  
                      時兆桓瞇眼挑眉,“那現在在這裏舉辦▓生日宴的是誰?薛步生還有膽子來給薛索崎辦生她毕竟只是半神日宴?”
                  
                      時兆謙玩味一笑,“應該是這位薛小姐被私奔的男人拋棄了,所以又回來嗤了。”
                  
                      十三爺淡淡斜睨了一眼自己大哥,“看不出來,你也←有這麽八卦的一面。”
                  
                      時兆謙人马还要早到这里笑道:“咱們相處了三十年,你還看不出來?”
                  
                      兩ζ人閑聊了一陣,又各自看著舞臺上把他们分成了二十队的亂花漸欲迷人眼的畫面。
                  
                      一場舞跳完之後,司儀在大家的掌聲中說了♂好一陣祝賀詞調動氣氛,最後才拿著麥克風激動地道:“為了感謝大家前來這裏,為咱們薛市長的』千金薛索崎小姐慶祝二十二歲的生深深日,今天我們的壽星特意為大家準備了一份絕〓對精彩的禮物。”
                  
                      聽到這話,現場所有人︽都激動地鼓掌,想一睹這位病怏怏的小姐康復之後的廬山真面。
                  
                      在∏一片鬧熱掌聲中,一個戴著面具、身量苗條、穿著白襯衫黑色小西服、留著長長的酒紅色的大波浪的女人踏著高跟鞋就在萬眾矚目下上臺,隨著悅耳而曖昧可惜了这么一个绝顶天才音樂便跳起了一段性感火辣的╲爵士舞。
                  
                      即什么都让你算计到了使看不到臉,但只看這身材和動作便能讓現場所有人〓浮想聯翩,一時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得落在這位薛家千金身上。
                  
                      時兆桓看著這跳爵士舞的女人,總覺得有些熟悉,怎奈無論他如何看等下我会把你灵魂意识海也看不出,但隱隱約約卻察覺到這位薛小姐面具下的眼睛一直在往自己這邊※來,加上她此時我们只怕是连他们有什么动静都不可能知晓那勾魂曼妙的舞姿,時兆桓怎麽看怎麽覺得,這女人好Ψ 似老早就準備過來引——誘自己的。
                  
                      一曲舞罷,頓時引起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劇烈的掌聲。
                  
                      寶寶謹記哈哈哈老太婆之前的交代,要拯救時兆謙於水深火熱之中,讓他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在找到之前她必須采取最火熱而猛烈的進攻,讓時兆謙無心去想念錢清童,直到等到他為了擺脫自己的瘋狂糾纏而迫不得已去接受別的女人。
                  
                      所以,這幾天寶寶加緊時間練習各類搔强者在其中首弄姿的舞蹈,然後讓∞薛步生安排了這麽一出宴會,從根部上給時兆謙如今來個措手不及,因此剛才她跳的時候我们自己都可能会被灭簡直用盡了畢生的風流與孟浪和時兆謙進行眼神交流。
                  
                      可【惜啊可惜,這男人簡直就同样没有办法是個禁欲系!
                  
                      她必須來個更猛的!
                  
                      她跳完舞,朝大嗤家說了些感激詞,隨即取下自己的↓面具,讓自己那張略施粉黛但美艷絕倫的臉在華燈下閃耀光芒,頓時引起現場人一片驚战一天笑着摇了摇头呼。
                  
                      時兆桓和時兆謙看到那張臉時心頭同時一驚,只是,時兆謙驚地是那張臉和自己一心想要的那張面⌒ 容如此相似,而時兆桓嘛……
                  
                      這不是寶寶麽?怎麽會成了薛索崎,還來這眼中却是充满了震惊之色裏跳舞?
                  
                      時行長拿著手裏的寰錢,暗暗凝眉,這女人,到底在搞什麽?
                  
                      寶寶拿下面具看了四周的人一圈,隨即落在神色間明顯有波動痕跡的時兆謙身上,深知他看到自己想到了錢清童,心裏那就让我看看那個拯救大中國人民於水深火熱的心潮澎湃的革命意識簡直猶如烈火燒香油※一般滋滋滋滋地往上冒。
                  
                      “大家好,初次見面▂啊,我叫薛索崎。”寶寶拿著麥克風就朝眾人畢恭畢敬地鞠】了一躬,隨即擡頭:“我老爸是薛这殿主身上顿时一阵阵碧绿sè光芒闪烁而起步生,以後承蒙關照。”
                  
                      因為這姑娘跳舞時性感,說話時◥可愛溫柔,最重要的是長地簡直是少有的好看,臺下此起彼伏的應和聲和掌聲接連傳來。
                  
                      寶寶心下得意♀:“今天為大家獻上的第一個禮物是剛才的舞蹈,接下來我想當著大家的面,許下我二十二歲的的生日願望五号心中暗暗咬牙,好麽?”
                  
                      “好好!”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