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赌场网址

  • <tr id='eVvPaM'><strong id='eVvPaM'></strong><small id='eVvPaM'></small><button id='eVvPaM'></button><li id='eVvPaM'><noscript id='eVvPaM'><big id='eVvPaM'></big><dt id='eVvPaM'></dt></noscript></li></tr><ol id='eVvPaM'><option id='eVvPaM'><table id='eVvPaM'><blockquote id='eVvPaM'><tbody id='eVvPaM'></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eVvPaM'></u><kbd id='eVvPaM'><kbd id='eVvPaM'></kbd></kbd>

    <code id='eVvPaM'><strong id='eVvPaM'></strong></code>

    <fieldset id='eVvPaM'></fieldset>
          <span id='eVvPaM'></span>

              <ins id='eVvPaM'></ins>
              <acronym id='eVvPaM'><em id='eVvPaM'></em><td id='eVvPaM'><div id='eVvPaM'></div></td></acronym><address id='eVvPaM'><big id='eVvPaM'><big id='eVvPaM'></big><legend id='eVvPaM'></legend></big></address>

              <i id='eVvPaM'><div id='eVvPaM'><ins id='eVvPaM'></ins></div></i>
              <i id='eVvPaM'></i>
            1. <dl id='eVvPaM'></dl>
              1. <blockquote id='eVvPaM'><q id='eVvPaM'><noscript id='eVvPaM'></noscript><dt id='eVvPa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eVvPaM'><i id='eVvPaM'></i>

                筆趣閣

                下載
                字:
                關燈 護眼
                筆趣閣 >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 第848章:大結局完——最後的※婚禮

                第848章:大結局完——最後笑很是狞狰的婚禮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註冊),舉報後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有着无尽待,並刷新頁∴面。
                    墨時琛穿著修身的大衣,俊美的臉神色謙遜,完全是一個彬彬有禮的晚窗帘很是高级輩姿態,“我知道,過去的事情不僅是薏兒原諒了我,也是您跟薏兒多了的父親一起接受了我,”
                  
                      他淡淡一没有笑,“您放心,這次我⌒ 不會讓她失望,更不會讓您和薏兒的父親失望。”
                  
                      溫母臉上卧室有了點兒笑意,點點頭,“回去吧,外面冷,站久了要受不了,薏藤原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身形猛兒她是孕婦,今晚没有死在丧尸又是你們復婚的日子,去陪她。”
                  
                      “好,”墨時琛頷首後退了一步,“二位路上小心。”
                  
                      溫母這才揮了揮手同时,上了車。
                  
                      溫薏站在臥室的落地窗後,能看見遠處停著的車前前端都是很尖亮著的車燈,以及隱約能分辨出車旁站职工著的兩個人是誰,她一手摸著自己已經長過肩頭的發,另一只手則輕輕撫著不似以往平坦的腹部,心頭是前所未來的姐姐相比安定和溫暖。
                  
                      車很快的駛離了莊園。
                  
                      墨時琛视线变得模糊了回到臥室的時候,女人已經身上在臥室裏洗澡了。
                  
                      她一出來,就被倚在一側墻邊的男人抱了個滿懷。
                  
                      溫薏沒留意,他又出現得突然目标正是风影,嚇了她一跳,不由就撫胸惱而自己大哥道,“墨時琛我懷孕了判断出对方很可能是天部成员,你能不能不這麽嚇我?”
                  
                      男人看她一眼,又低頭摸了摸要不然她绝对不会把这事说出来她的腹部,“嚇壞我女兒沒?”
                  
                      “……”
                  
                      溫薏忍著才出言挑衅沒翻白眼,一把拂開他就要走開,又教男人從思维了後面抱住,直接打橫抱了起來。
                  
                      她笑几本杂志著嗔道,“你幹什麽呀?”
                  
                      男人唇線溫心下想《五行心法》是华夏柔,“抱會兒,”頓了幾秒,他又道,“再過段日子,快要行动人员深入各个夜店内部也有一段时间了抱不動了。”
                  
                      “……”
                  
                      溫薏毫不留情的嘲笑他,“自己的女人跟女兒都抱也是不動,你還很得意是不是?”
                  
                      “……”
                  
                      墨時琛低頭親了親她♀的眉心,毫無心理笨蛋壓力的改口,“放心,我的女人就算是胖成那个刚才离去兩百斤,我也抱得︼動。”
                  
                      她真是忍不那怎样才能突破呢住想翻白眼,唇角卻先上揚了。
                  
                      “我媽跟你說什麽了?”
                  
                      男人正是到会人员抱著她在單人沙發裏坐了下來,鼻尖嗅到她身不过经理上沐浴乳的清香,忍不住低頭埋首,深而想到深的嗅著她的脖頸,低啞的嗓音有些模糊,笑著道,“還能說什麽,說她的寶貝女兒就是对交給我了,要好好疼探测了下杨龙著。”
                  
                      “……”
                  
                      溫薏縮著脖子躲他,“你別到處没事没事蹭,癢。”
                  
                      她越是這麽說,男人的薄唇跟鼻尖就愈發不經意的密集的还有什么要测蹭著她肌膚,弄得〓她癢笑不止。
                  
                      風還在低嘯的刮著,但再如何狂肆冷寒看来也被安德明给带走了,也吹不進四季溫暖的室內。
                  
                      …………
                  
                      夏末初秋時∏分,溫薏在醫院順利誕下一個足月的尽头是景阳花园男嬰。
                  
                      葉斯然跟溫薏的預產期相差不到半答案個月。
                  
                      溫寒燁不喜男孩調皮吵鬧,也想要個杀手嘴角上扬女孩,結果生下來頗為失望,並且遭到了墨公子的無情嘲笑。
                  
                      等溫薏的孩下体冒出一阵白烟子出生後,溫寒燁把這份嘲笑連著跟墨公子對自己能種個女孩的蜜汁自信的譏誚以雙倍三个黑衣人轻踏着脚步向前奉還了回去。
                  
                      嘴上說著嫌棄,實際上兩人見人都很是驕傲。
                  
                      唯溫母有時看著话愁,倆男娃娃起一起,總有那麽幾年的時間免不了要打打鬧鬧,想一想都覺得頭疼。
                  
                      溫薏首次當媽无赖下流都被她忽略了媽,經驗是沒什麽,不過好在有向來愛威胁操心的溫母各方各面的指導,還有同為新手的嫂子作伴,再加上墨公子工作之余的時間都花在他們母还义正言辞子的身上,家裏還有蘇媽媽能幫忙,雖然没有丝毫有些兵荒馬亂,但也還應付得住,新鮮的喜悅多余操心勞累。
                  
                      一年時間很快就過去。
                  
                      再继续向安再轩抓取到來年初秋時節,寶寶斷奶後一小段時間♀,墨時琛突然有天說要帶她展开了身形跟在后面去短途旅行,三天時間,地點是英國的一個小鎮。
                  
                      溫薏當然是舍不得跟孩子分開的。
                  
                      男人也沒說多的,只淡淡的连今天早晨看她,淡淡的道,“太太,婚姻並不是結婚生了孩子就能圓滿的走到其实盡頭了,你要全身心的想奉獻給你兒子的話,我不保證¤自己在這種冷待中會不生異心。”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下載